向日葵下的兔子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最后的致意(脑洞,存梗)

蔚山沉没:

warning:爱不能发电,也不能让你老得慢一点。只能让你更有尊严的活着,或者立即死去。

现在,明楼有时候会考虑自己的性取向。
但大多数时间,明诚在他身边,于是一切就成了伪命题。
毫无疑问,明诚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期待的,他有秘密,应是在离开他的几年里深埋的,比如伏龙芝涌动的冰核,比如明楼熟识而陌生的南京。
明楼可以戒掉黄金时代的嗜甜情调,白银时代的深焙咖啡,青铜时代的大把药片和暮年昏沉的冗长睡眠,一切仅为多陪明诚两年。
五岁,不算鸿沟,只是轻缓的溪流,但也足够使整片阔叶森林被改造为工厂,足够留下艰涩咀嚼的独眠。
他尽力避免。

和性爱一样,年老的心脏包藏蠢蠢欲动的痛苦和欢愉,尤其是你一生的情人坐在你的床头啃咬一块酥香油腻的曲奇。他依旧鬓角整齐,眉目疏阔,除了银白的头发薄软了许多,一切还是你最熟悉爱慕的样子。
爱慕。

明楼极年轻时也有过水仙花情结,他甚至觉得“慕”这个字与私人情感无关,他可以倾慕那些活在古籍或者油印本里的精神与个体,他可以为了这份年轻崇高的敬意赴死,直到父母亡故,击碎了他的古典英雄幻象。

但年轻人总有畅想与被宽宥的自由。明楼继续思索死与爱的关系,这是一门需要用一生钻研的艺术,有时候还要辅修其他功课。
汪曼春是明楼的第一个课题,绝佳的样本,而且美观。相仿出身与经历的少女,可塑性极强,没有人在她纯白的思想里泼洒刻画,娇憨热烈。
明楼喜欢她的滚烫生春,喜欢她的漂亮面孔,喜欢盈盈一握的温软的腰肢,喜欢亲吻冲刷走的羞耻春梦,喜欢新鲜乌黑的负罪沉重。他更喜欢她仰头看他,那对透水的眼睛,倾慕,信任,和深到恐怖的情爱。

然而草率孟浪的决定永远只能得到造物的耳光。
失败,明楼始终平静无澜,甚至更惜命。他了解她的争强好斗的性格,更懂得把握她鲁莽的交付与自私的心理。明楼依旧从别人眼里收割爱慕,然后以先锋姿态妥善使用这些年轻的热情。
明星学生,心里却搁着污秽的情欲与不得不隐瞒世人的主义,纵然心甘情愿,也算满盘皆输。

他接受南京方面的安排,寻机会向姐姐透露了恋爱。然后,带着损伤的肌肤,登船。

就在明楼以为,此生只会向祠堂里的灵位、祠堂外的长姐与毕生忠诚的信仰伏首时,明诚从贵婉的花店里显露面孔,向他冷硬出手。

滑稽而堪称典范的倾盖如故,白首如新。叹惋。
但前提是,这个人,他有能力站在你面前,同时是你的同路人。
明楼在心里禁忌逗弄的乖顺猫咪,已经是一头肌肉遒美,毛皮炫目的豹子了。
爱慕,就当他拔出雨伞要抽打明诚时,这个词破风而来。他现在愿意把水仙花别在青年襟上。
明楼,马克思是爱你的。

终于可以向一个人,一个他绝对信任且无上亲爱的人,倾倒积压十余年的爱慕和孤独了。

明楼不再实验,这就是完美的结果。


选择总是会带来变革与机会,现在,躺在冬末阳光稀少,贴上剪纸的医院玻璃下,一切在睡醒后恍若重生,然而明楼今年已经93岁了。
就要是丹麦淡青的春天了,是他闹脾气来的,明诚迁就他,老了,他就不愿意约束控制任何情绪了,太累。
想起千禧的英国伦敦,他们从电视上看完整个烟花庆典和亮灯仪式。明诚戴着玳瑁眼镜,眯眼瞧那只美丽的摩天轮。它的光是昂贵而廉价的橙色,真诚地使泰晤士河上运送垃圾的船只都金碧辉煌了起来。
梦啊,总会消散的繁华啊。
“......医药费没法免额呀,你还要喝点水么?”失神的最后,终于捕捉到明诚喑哑的嗓音和沉缓的呼吸。


是时候了。感谢你。
“我想要和你结婚。”明楼伸出手捏了捏明诚的老年斑。
“那我们明天订票去荷兰好不好?”他已经在哄他了。
“等我病好了,我们先去登记,然后回一趟家,我得把藏在砖缝的遗嘱烧一烧,它现在,没用啦。”

明楼挤挤眼睛,睫毛被皱纹压在眼球上,他觉得痒痒。




————————————————————2000年荷兰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法案,2003年比利时,2005年加拿大、西班牙,2006年南非,2009年挪威、瑞典,2010年葡萄牙、冰岛,2012年丹麦,2013年巴西、英国英格兰、英国新西兰、法国、乌拉圭,2014年英国英格兰、卢森堡、芬兰,2015年斯洛文尼亚、爱尔兰、美国。至此,同性婚姻与民事结合在全球四大洲得到合法化。(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注:2013年法国通过法案时,距明诚出生已经一个世纪,距他第一次遇到明楼,并获得明诚这个名字,整整九十年。

评论
热度(750)
  1. Dear. sunny~蔚山沉没 转载了此文字
 

© 向日葵下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