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下的兔子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楼诚深夜60分】须当醉

澄江一道:

关键词:你把我灌醉    @楼诚深夜60分 


这篇比较奇葩,虽然是楼诚但是我灌醉的不是大哥也不是阿诚……没有题目取了随便扯一个……




明长官干过的家务不多,除了吃早饭晚饭柚子核桃,在明秘书的强迫下拎箱子熨衣服,偶尔亲自开车去杀次人,割喉后洗洗眼镜片,就是开酒倒酒饮酒,从巴黎延续到上海滩,从明家持续至办公室。


明秘书没干过的家务不多,毕竟是落在明长官床头翻了一遍又一遍的秘书,超纲完成许多高级文秘职责外的工作外,陪吃陪喝陪挨骂陪工作还要陪碰杯。


开工前明誓,事成了庆祝,怎么看怎么像借机调戏。


 


明长官生气时摔摔车门,明秘书生气时敲敲房门,节能环保不费钱。


小少爷生气时抓到什么砸什么,茶具盆栽苹果刀具无一幸免,完全不在乎重买要花多少钱花谁的钱。师承恩师王天风,疯起来能一枪崩了明长官和明秘书的定情信物,饶是家中遍地都是明长官和明秘书定情的痕迹,也禁不起这么个崩法。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养弟不知哥哥心。


砸几个苹果算什么?还都被明秘书擦擦吃掉了。在速成班求学太久的小少爷应该向家中八卦权威,见过画画亦见过品酒的阿香姑娘求助,先拆酒柜再砸酒具,才能触发明长官的怒火。




品味奢华养的弟弟亦如此的明长官喜爱品酒,但不贪杯。


浅尝辄止,小酌,助兴。 


不醉人,只醉心。


醉人的戏码早已选好了演员,明长官和明秘书专注灌醉汪处长,一人一次,平均分配。




第一次用茶,明秘书一杯清凉润肺的佳茗直接撂倒了汪处长,头晕眼花,迷离失所,任由明长官说她犯了心痛病。


等她再次清醒时,不只黄花菜,连南田课长都凉了。


流言中坐着黄包车满大街买药的明秘书已经坐着救护车完成了陆军医院灭口游,还顺道穿着血染白衬衫放过了同胞小护士。


信誓旦旦寸步不离守护的明长官也视察完毕明秘书新租的公寓窗外景色,扣动扳机洞穿了明秘书左肩,大步流星持枪而返。


全程在场感叹伉俪情深世间最深信任莫过于此的夜莺睁大眼睛说瞎话,妙语如珠,直说得听者感动闻者流泪,让汪处长脸红心跳,如同真喝醉了一般,


 


第二次倒真的用上了酒,明长官一杯接一杯,刷酒刷脸刷声音,预谋一定要做点什么的汪处长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再一次感知了何为灌醉。


睁开眼睛,天已全亮,房白开了。


开了这么一间豪华套房,汪处长依然和第一次的命运一样,被搬到了沙发上,爬起来就要去上班。


白天拔指甲酷刑逼供虐人家弟弟,晚上就妄图情意绵绵睡人家哥哥,汪处长醉得确实不轻。


房当然不能算白开,明秘书一边刑场救人,一边安排下属在酒店外偷拍了开房画面,冲洗留证为汪处长留作毕生纪念。


毕竟她血腥地毕生也就到此为止。


 


一茶一酒,皆起源于数千年前的中华。


一次设计索取了南田的命,一次谋划夺回了明台的命,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或许面对触目的战争焦土,便忘了焦土下的废墟亦属于中国的汪处长原本就从没有醒来过。


 


古人有言,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每日与黄泉擦肩而过,于悬崖边见万丈深渊,灌醉别人那么多次,明长官和明秘书却未曾醉酒。


碧血丹心,时刻清醒。


待得赤旗遍插神州日,与君同付醉眠中。


End


这篇脑洞来得很快,但是码完怎么改都觉得怪怪的……没时间了就这样吧~难道是因为码了好多汪处的原因吗_(:зゝ∠)_

评论
热度(396)
 

© 向日葵下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