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下的兔子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楼诚】筷子

烟草一川:

逆人海向你张开双臂如是,你是天地间最可爱的人!


给我山 @蔚山沉没 ,在可爱的你的引导下,我开了可爱的脑洞


—————以下正文—————


刚过了端午,上海天气渐热。


明楼和明诚被架在一个白色小碟子上。


他们是一双筷子,细长的,漂亮的木筷子。


小碟子里放着点醋。半透明的橙褐色液体在灯光下温馨好看,淡淡的酸味熏着明楼,让他想动动鼻子。


尽管他并没有鼻子。


“阿诚。”明楼说,“今天开饭时间真晚。”


“大哥饿了?”明诚问,“我看到今天阿香备了狮子头同鳝段。”


明楼点点头:“听说今天明台要带女朋友回家。”


狮子头圆润,足有拳头大小。剁碎的肉馅里掺杂了乳白的马蹄,整个在手心里团成团儿,放入油锅里。狮子头在滚沸的热油里起起伏伏,肉香扑鼻。


阿香在盘子里铺了一层烫熟的小青菜,仔仔细细摆弄得均匀好看,便将炸好的狮子头放了进去。粉芡勾的汤汁是藕荷色的,一勺一勺浇淋上去。热气压着肉馅被炸过的气味,阿香高高兴兴托着盘子走到客厅,在餐桌前将盘子放在桌子正中央。


远远听见明镜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阿香忙上前去开了门。


“……明台啊,就是个让我不省心的。”明镜笑着道。她下颌一颗小痣,眼尾的皱纹细密却为她平添三分岁月的缱绻柔情。


她让开来,便露出身后一个娇小的身影。


女孩子穿着一件过膝盖的白底蓝花裙子,身形婀娜,脚下踩着一双圆头的小漆皮鞋,后跟精致。她一头漂亮的长发在脑后挽起,眉目婉约,眼神灵动。


她抬眼去看身旁的明台,眼神甜蜜又依恋,一只手有些紧张得小心拉着明台衣摆。


“这个姑娘是不错。”明楼道。


明镜走过来,温和道:“晚饭早就备下了,快看看,合不合口味?”


曼丽微微低着头,颊边一点轻红。她抿着唇,道:“都好的。”


“明台。”明镜向他递了个眼色。


明台忙拉开椅子,瞧着大姐坐下,瞧着曼丽坐下,便紧跟着在曼丽身边坐下,略一踌躇,又挪动椅子向着曼丽那边靠了几寸。


椅脚在地面发出细小的刮擦声,如同心里那一点点甜蜜又忐忑的毛刺。


明台眨了眨眼,拿起筷子,一下手戳了个最大的狮子头,放进曼丽碗里。曼丽看了他一眼,明台便觉得桌子下的手心里伸进来一只小巧的柔荑。


肌肤相贴,明台攥紧了右手里的筷子。


筷子被并在一起,而明台的掌心微微汗湿。


“这小子。”明楼轻笑一声,他垂下眼皮,挪了挪身子,借着得天独厚的良机,同明诚紧紧贴在一起。


“贴那么紧做什么……?”明诚道,眼底融融带笑,透着几分了然。


“怪我做什么,明台捏得紧。”明楼道,依旧牢牢贴着。


饭菜逸出暖香,明诚吻了吻近在咫尺的伴侣。


积攒才换来与你寥寥情史,揽衣对坐岑寂时,


便可谓天赐。(注①)


—————end—————


注释:①取自《择日疯》歌词  

评论
热度(301)
 

© 向日葵下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