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下的兔子

夜幕降临,钟声悠悠

 

此中有真意

三寒:

老不正经的小少爷领着家里的下一代的下一代的小家伙们在院子里举办儿童节的party,欢歌笑语洒在庭院的每个角落里。


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样童心未泯。二楼的书房里,明楼正把半个脑袋埋在抽屉里翻找东西。


阿诚看不过去,放下手里的书,走近了问他:「大哥你找什么呢?」


过了半晌,明楼终于抬起头,扶正了眼镜,神秘兮兮地告诉他:「我给你找礼物呢!」


阿诚努力克制住扶额叹气的冲动,正要表示其实自己更适合过重阳节,转念一想,大哥五四的时候还跟自己讨礼物,自己过个儿童节,貌似也不是那么不合情理?


歪头浅笑的人一如幼时那般乖巧可爱,皮肤有些松弛但依然漂亮的手伸到明楼眼前:「大哥,礼物呢?」


明楼把虚拢的手放在那个掌心里,笑容温暖又得意:「节日快乐啊,小阿诚!」


不料他家小阿诚叮叮当当数了数掌心的大洋,却故作失望地撇了撇嘴:「明长官你翻了半天就翻出这么几个啊?越有钱越抠门~」


抠门的明长官弹弹他的额头,无奈道:「当年工资不归我管,有这几个就不错了!」


阿诚想起旧事,实在忍不住笑了,突然又觉得不对:「不是六一礼物吗?怎么才给六个?」


至少也要六十一个吧!


明楼看着阿诚眼睛里那个不怎么年轻也不怎么清瘦的自己,不紧不慢的补充:「除了六个银元,还有一个我啊~」











评论
热度(181)
  1. 杂食屯粮怪三寒 转载了此文字
 

© 向日葵下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